蛤。

【忘羡】江澄听了想打人 12

月攘一鹤:

其余章节戳:01  02  03  04  05  06  07  08  09  10  11


不知道什么鬼东西,突然冒出的脑洞


现代AU


可以转载啦!


没有叽叽但有很多其他人(?)的过渡章 


舅舅开直播了,舅舅不打人了




正文:


少年肤色白皙,样貌十分俊秀,却藏着一股傲气。


江澄将他拍进屋,道:“金凌放假了,非要来看你。”


金凌嘴一撇:“我才没说要来。”


 


温晁在和魏无羡结下梁子后没少迁怒于江家和金家,金凌又恰好处于年少张扬的年纪,因此之前对魏无羡一直有些怨言。即使后来长明白了,但面对魏无羡时嘴总是不甜的。


魏无羡笑:“叫大舅。”


金凌翻了个白眼:“谁要叫。”


他走进客厅,看到一边空落落的玻璃箱,眉头一下子皱紧了:“陈情呢?!”


魏无羡摊手:“有段时间加班太多,忘记加热,死了。”


金凌猛地转过身瞪大了眼睛:“玻璃温箱还是我送给你的!”


魏无羡指尖在玻璃箱上一抹,又搓了搓:“玻璃箱不还好好的?你看,一点灰都没有!”


“你!”金凌被堵得说不出话,好半天一甩手:“算了!”


魏无羡看他不高兴,随手一扬扔了个枇杷过去,笑道:“别生气呀,下次我注意。”


金凌接了,脸上虽然还是不好看,也只是嘟嘟囔囔地去了一边剥枇杷,不再计较陈情的惨死。


魏无羡又转头指了指江澄放在桌上的那包零食:“我网购的?”


江澄从鼻子里哼出一声:“你那点还不够我吃,这是金凌买了给你的。”


金凌嘴里塞着枇杷,含糊道:“才没有。”


正说着,他的手机叮的一响,金凌划开屏幕只看了一眼,刚舒展开的眉头又皱紧了。


江澄见状问道:“什么事?”


金凌吐出核,气呼呼道:“爸爸的戏下个月杀青了,到时候有场首映会。”


江澄冷笑一声:“你爹的首映会你看得还少?”


魏无羡的重点却不在这个上,颇感兴趣问道:“我怎么没推送?”


金凌一脸鄙视:“你还搞it呢,微博特别关注知不知道?”他晃了晃手机,上面的“金麟娱乐”果然在“特别关注”一栏,“关注后只要对方发消息就会第一时间通知你!”


说到“发消息”魏无羡才想起蓝忘机还在线上,摸出手机一看,他自己的那条信息下蓝忘机回道“是很巧。”


魏无羡敲了一行字发出去:“江澄刚来了,你事办完了吗?”


等了会,蓝忘机却没再回复,想想大概是睡了。魏无羡又神使鬼差加了个特别关注,这才收起手机,转头对金凌道:“接着说啊,首映会怎么了?”


金凌手指在手机屏上划来划去:“温氏那个王灵娇也要来!”


金子轩的新片魏无羡也知道,前期造势很大,宣传上花了不少心思。王灵娇在里面演了个女二号,全靠温氏集团砸钱堆出来。


江澄啐了一口:“是够倒胃口的。”


金凌却没再往下说,明显是不想提起。魏无羡看了看钟,见时候已不早,便道:“去哪吃饭?”


江澄还在看墙上贴着的照片,金凌道:“我都查好了,去街头的那家肉蟹煲。”


 


魏无羡锁了门。楼道窄,三人得侧着身往下走。正好饭点,一路上遇上好几个带着孙子回去吃饭的婆婆。金凌来这边来得少,几乎没有邻居见过。他又长得格外出挑,被几个婆婆逮着好一顿夸。


魏无羡在旁边听得嘻嘻笑,金凌被缠得不高兴,又不好当着江澄的面发脾气,正浑身不自在时,楼道里突然一阵脚步。


那阵脚步声里还夹杂着低低的讲话,听着实在耳熟,魏无羡脱口而出道:“思追?景仪?”


说话声停了,不多时两个脑袋从楼下探出来,果然是蓝思追和蓝景仪,两人看见魏无羡显然很高兴,几步跨上楼,蓝景仪直接一捅蓝思追:“卧槽!真遇上了魏前辈!”


又见到后面的江澄,蓝景仪一愣,表情明显收敛了许多:“江,江总监。”


江澄点了点头,一旁的金凌道:“你们……”


蓝金两家私交甚笃,小辈之间也大多认识。蓝景仪撇撇嘴不说话,蓝思追冲金凌挺温和一笑:“金凌。”


金凌皱了皱眉,没再接话,倒是魏无羡问:“你们怎么会来这边?”


蓝思追道:“明天我们也要去海外总部待一个月,顺便替忘机前辈取些资料过去。”


魏无羡点头:“不错,可以锻炼一下。”


蓝思追又道:“忘机前辈说,如果魏前辈在家的话,就把钥匙交给魏前辈。”


魏无羡忙摆了摆手:“别别别,我丢三落四的,掉了麻烦。”


蓝景仪在一旁拼命点头,无比赞同,蓝思追却笑了:“我觉得魏前辈不会。”


魏无羡又道:“好吧,但他家好东西太多,我先说好啊,钥匙给我行,但我要是忍不住睡了他家床,看了他家电视,用了他家冰箱的话别怪在我头上,我也不负责打扫!”


蓝思追笑着点点头:“忘机前辈说了,房间里的东西随便魏前辈用。”


魏无羡:“……”


江澄早已在一边听得神色古怪,正想开口,却被金凌抢先一步。


金凌关了手机屏幕,不耐烦道:“什么时候能吃饭?我快饿死了。”


 


最终蓝思追和蓝景仪也被拉去了一块儿吃饭,说是“送行”。


中午时间,店里生意火爆,魏无羡靠脸熟蹭了个空位。肉蟹煲上了之后他又点了几样小菜,充分照顾蓝家人的清淡口味。


席间金凌虽然还是不大理人,但好歹大家都是年纪差不太多的少年,又发现都玩同一款手游,便丢下魏无羡和江澄,拉了两把椅子窝到一边组队打怪去了。


江澄叫了五瓶啤酒,和魏无羡一边喝一边闲扯,说到最近都不用做联合直播,江澄道:“那你不如搬回去?”


魏无羡一仰头喝光了杯子里剩下的酒,又给自己重新满上:“我住得好好的,搬回去干嘛?”


江澄哼一声:“你天天开车就不嫌累?”


魏无羡:“没你这个走路十几分钟的距离也要开车的人累。”


江澄:“……随你怎么说,不过最近金凌都住我那。”


这下魏无羡不说话了,吃了块拍黄瓜,又问:“三毒怎么办?”


三毒是江澄养的一只德国黑背,小名仙子,吠声巨大,牙尖爪利,喜欢扑人,给魏无羡这个见狗怂留下过难以磨灭的心理阴影。


江澄道:“你要过来我就送金子轩那边养着。”


魏无羡笑:“你们俩这是干什么,互养?”


江澄又开了瓶啤酒,没接他茬,只道:“你来不来?”


魏无羡:“来啊,反正最近也无聊。”


江澄睨他一眼:“以前怎么没见你说无聊。”


魏无羡想了想,惊奇道:“对啊,以前我怎么不觉得无聊?”


 


蓝思追和蓝景仪要搭第二天的早班机,几人便没呆太晚。


江澄晚上要回去,魏无羡想想不如一起,又叫住众人,回去收拾了要带走的东西,分类叠好塞进一个背包里。


金凌瞪了那个背包好半天,怀疑道:“就这些?”


魏无羡道:“就这些。”


锁门前他断了水电。担心车停在楼下被熊孩子划,魏无羡干脆把车开了回去,顺手捎了一程搭地铁过来的蓝思追两人。


住回自己公寓的头一天晚上,魏无羡还挺矫情地感叹了一番。从他搬去老城到现在,算算也有一年多。而如今打了个转回来,那一年的时间却像是融进了春水里,了无踪迹。


房间依然是那个房间,而魏无羡也还是那个魏无羡。


 


唯一不同的是身边多了个蓝忘机。


 


说到蓝忘机,既然二当家跑去国外,国内事务便又重新交于蓝启仁全权负责。看不到魏无羡天天在蓝忘机身边散发黑气,蓝启仁也没理由抓他。魏无羡难得和蓝启仁和谐相处了几天,两人周内开了几次高层会议,最终敲定了餐厅的选址。


餐厅没选在繁华的闹市区,转而选了人烟气十足的老住宅区,旁边没有什么高楼,视野极好。


选址提议和相关资料发给了海外总部,没几天蓝曦臣和蓝忘机便签字通过,将餐厅的筹备工作提上了公司的正式流程。


 


魏无羡现在既不用出差,也不用考察选址,空闲了两周,终于又开始计划直播,避免咸鱼太久人气下滑。


金凌在学校里进了学生会,连着两个周末都在外面搞社会实践活动,魏无羡去便拉江澄。


江澄一开始死活不来,后来魏无羡佯装惊奇道自家的直播平台,你作为技术总监,居然不是用户?成功激得江澄上阵。


两人直播没再选美食,转为挑了款游戏,时间定在周六晚上七点。魏无羡在微博和平台发出直播预告后,粉丝们瞬间炸了锅,纷纷转发道:“震惊!人气吃播为何转行?”“划重点:老祖说这次会带新朋友来!”“某美食主播转行游戏月入百万”“魏总的朋友!兴奋!吃鸡!”“颤抖吧游戏区!”


当天晚上两人准时开了直播。夷陵老祖停播两周后终于复出,观众们明显很激动,连聂怀桑的高级弹幕都被掩盖在了铺天盖地的各色字体中。


魏无羡道:“含光君这个月出国了,所以没办法来直播。大家都知道,我今天带了新的朋友!”


屏幕统一一片绿油油闪过:“我能怎么办,当然是选择原谅他。”


魏无羡打了个响指,“来来,毒手,呸!三毒圣手!妈的江澄你就不能起个好念的名字?”


在掉马后粉丝们都去搜了一波魏无羡的个人资料,个个倒背如流,自然对江澄这个名字不陌生。加上在前段时间的蓝氏新闻中,江澄的曝光度并不比魏无羡低多少,因此一露脸便被观众认了出来。


“卧槽江总监!”“麻麻我好兴奋!”“天啊啊啊啊圣手近看太好看了吧!”“帅哥的朋友都是帅哥系列”“请问两位总监蓝氏集团的人都长这么好看吗?”“为青梅竹马打call!!!”


有人问道:“为什么江总监叫三毒圣手?”


魏无羡一笑:“他家狗叫三毒。”


“滚!”江澄一巴掌拍过去。


魏无羡选择的游戏是大逃杀。粉丝们早习惯了魏无羡和蓝忘机一动一静,而江澄看着一脸高冷,本以为是差不多的组合,没想到两人双排进游戏后嘴就没闭上过:


“魏无羡你他妈死哪去了?!”“看前面!前面啊!卧槽江澄你个傻逼这都能被干掉。”“下水下水!这边!快!”“妈的我一平底锅砸死你。”“哈哈哈哈你这条命是我捡回来的了,还不叫魏爷爷?”“叫个屁,你那枪是谁帮你找的?”


两人都是神情激动,直呼其名,连马甲都忘了。


眼见气氛热烈,弹幕也都跟着浪起来:“输出全靠吼系列”“江总监flag立得飞起!”“我操这人吓死我了,老祖居然一枪爆头!棒!”“刚才有娇喘福利!”“连杀!圣手干得漂亮!”“社会你魏哥,人萌话也多”“厉害了我的老祖!居然被淹死惹!”观看人数一度飙上45万。


两人嗨到快九点,直播结束后还意犹未尽,又拉实践活动回来的金凌去吃烧烤。


金凌居然也跟着去了,破天荒没嫌弃路边摊不干净。


 


这期录播第二天轻轻松松杀入榜单。魏无羡看了眼录播下评论,感叹粉丝们手速也是快,竟然连“三毒圣手粉丝后援会”和相关词条都有了。


厉害,厉害。


 


第二周的直播两人选了寂静岭pt,时间直接定到了晚上十点,气氛更好。


金凌在江澄那边玩手游,巴不得两人不在,免得江澄管他。魏无羡刚吃了半个西瓜,躺在沙发上胡乱翻电视频道。窗外正下着暴雨,雨点打得玻璃啪啪响,夹杂着一阵一阵的风啸。


魏无羡满意一笑:“这个气氛不错。”


江澄哼了一声,算是赞同。


魏无羡又道:“晚上直播超带感,是吧?我之前怎么叫蓝湛他都不来。”


江澄白他一眼:“蓝忘机每天十点睡觉,我之前给你的资料里有。”


魏无羡想了想道:“好像是有这么一条?不过不对啊……我之前十点过给他打电话他不也接了。”


江澄一声冷笑,懒得搭理。


魏无羡看他盯着屏幕表情严肃,便道:“你在干嘛?”


江澄:“清理违规直播。”


魏无羡啧啧有声:“这种事还要劳烦江大总监亲自动手?”


江澄:“那你来?”


魏无羡:“不了,谢谢!”


江澄一本书砸过去:“死来吧你,直播时间要到了。”


 


这次直播多了波江澄的新粉,刚一进场就是满屏粉红的“三毒圣手我爱你”,魏无羡内心狂笑,故意咳个不停,被江澄狠狠踩了一脚。


两人打了几句招呼,简单粗暴直接杀进游戏。毕竟是专攻气氛营造的恐怖类游戏,剧情一直十分诡异,时不时屏幕上就跳出一片“弹幕护体”“啊啊啊啊啊啊啊”“护眼小分队在此!!!”“紧张刺激!”“高能!!!”


两人也是玩得头皮发麻,一脸凝重,正全神贯注时,突然一阵门铃大响。


这次不光是观众,连魏无羡都吓了一跳。


江澄看了看他,魏无羡手指抵上唇,说了声“抱歉”,起身去开门。




他本以为是金凌等得无聊,但看清门外站着的人后,魏无羡却有些愣。


江厌离双手端着一个保温壶,长发被风吹得微微有些乱。旁边站着金子轩,戴着鸭舌帽和墨镜,标准明星出门打扮,手里握着的长柄伞还在往下滴着水。


魏无羡忙让开身,道:“姐,你们怎么来了?”


江厌离微微笑道:“来看看你和阿澄,顺便把这个送过来。”她将保温壶往前一递,“今天刚炖好的,莲藕排骨汤。”


江厌离自嫁进金家后便随着金子轩去了L市定居,后来见两个弟弟在G市安顿下来,她便也在G市买了套房子,偶尔过来小住。


魏无羡接过保温壶,担心道:“这么晚了,怎么不给我们打个电话?”


江厌离温和道:“子轩今天才有空,就直接过来了。”


听到说话声江澄也走了出来,见到门口的三人不禁皱了下眉,又扫了眼旁边一直没说话的人,道:“金子轩,雨这么大,你怎么就让我姐过来了?”


金子轩神色中露出点不愉快:“要是你俩能主动去找阿离,阿离还会自己来?”


两人之间素无好感,江厌离担心两人吵起来,忙道:“好了好了,怎么还跟小孩子似的。”


魏无羡不去看金子轩,道:“姐,你们先进来坐。”


江厌离道:“今天太晚了,等下接了阿凌要回家,明天我来好不好?”


魏无羡点了点头,江厌离又道:“下周子轩的首映会,也邀请你们两个来看。”


江澄听了冷声道:“下周没空,不去。”


金子轩正要开口,江厌离轻轻拉了拉他的手,他便不说话了,只是眉头一直皱着。


江厌离道:“我和阿凌也会去,来吧,你们来了我会很开心。”


魏无羡和江澄不答,她又道:“阿羡,你们的餐厅是不是要找代言人?”


魏无羡笑了笑:“要,阿姐你来好不好?”


江厌离笑着摇了摇头:“我不漂亮呀。”


魏无羡道:“谁说的,我阿姐最漂亮。”


江厌离扑哧一声笑了:“还是阿羡嘴甜。”她接着柔柔道,“代言人的话,子轩可以来。”


魏无羡愣了。


金子轩身为拿过影帝的一线男星,对代言的挑剔程度是娱乐圈出了名的,不仅要价高,而且对商家的要求极为苛刻,就算条件都满足了,那影帝的档期也不是说空就空的。


江澄也有些怔,拇指一指金子轩:“他?”


众人一时无言。


半晌金子轩终于开了口,扬眉冷声道:“我是看在阿离的面上,你们爱要不要。”


 


—TBC—


四舍五入也是个射日之征了【不是   叽叽下章上线

【忘羡】江澄听了想打人 11

月攘一鹤:

其余章节戳:01  02  03  04  05  06  07  08  09  10


不知道什么鬼东西,突然冒出的脑洞


现代AU


最近风向有些看不明白,既然说不能转载,那就请大家不要转载~如果不幸撞到了枪口上的话请戳微博备份!


下拉全是流水账,头很痛,写不出东西




正文:


蓝忘机将炖锅的盖子盖好,转了小火慢慢煨着,又去做了水煮豆角和清炒茼蒿。


弹幕默契地分为两派,一边一片兵荒马乱:


“蓝总!!蓝总你豆角忘了放盐了!!!”“豆角没去筋啊啊啊啊含光君!”“油是不是烧得太热了,好大的烟……”“隔着屏幕我都闻到了糊味_(:зゝ∠)_”“心疼老祖的胃2333333”“心疼老祖的胃+10086”“令人窒息的操作”“黑暗料理界的一颗新星冉冉升起”“即使这样我依然想吃我是不是病了”“前面想吃的站住,我也是!!!”。


蓝忘机拿着锅铲站在一边,神色如常地翻着锅里那坨诡异的东西。


另外一边全程尖叫:


“含光君好萌!!!!!”“做菜的男人最帅!!!!”“蓝总不娶何撩!!”“我是谁我在哪为蓝总打call!!!”“从来没见过做菜的含光君啊啊啊超可爱!”


魏无羡咔擦咔擦啃着苹果,端着手机看得津津有味,还趁蓝忘机不备之时偷偷揭开炖锅的盖子,往里面混了一大勺猪油。


最后菜端上桌,果然跟食堂里的一样,黄黄绿绿一片清汤寡水,只有那锅药汤里飘着几朵油花。


魏无羡忍不住又倒了一勺麻油,撒了撮葱花,笑道:“含光君,大人有大量。”


蓝忘机当没看见他的小动作,盛了汤送到魏无羡面前,又递过来一双筷子:“好了。”


魏无羡接过筷子问:“你不吃?”


蓝忘机道:“要。”


说是说了,手上却依然没动。


魏无羡也没在意,将手机立着放远了些,以便屏幕里可以框下两人。他看着眼前这碗黑不拉几的汤,半晌才端起来抿了一口。


弹幕一片蜡烛祈福。


“这汤……”魏无羡努力呼吸数次才勉强挤出一丝笑,“还好还好,就是有点过苦了。”


“嗯。”蓝忘机点点头,一把端过碗尽数喝掉。


“你喜欢?早说啊,你喜欢我就不和你抢了。”魏无羡如蒙大赦,把炖锅推向蓝忘机,又转向下一道菜,夹了根豆角。


嚼了良久,咽下去后魏无羡一脸痛苦:“老实说吧,含光君,你是不是把盐罐子掉进去了?”


蓝忘机道:“没有。”又一把将盛着豆角的碗挪到自己面前。


魏无羡奇怪:“你喜欢咸的?口味挺重啊。”


他吃了几根豆角,最后筷子停在那盘糊了的清炒茼蒿上。挣扎几番,魏无羡终于扔了筷子,不敢置信道:“你是怎么活到现在的?”


蓝忘机掀了掀睫毛,不答。


魏无羡一把拉开椅子站起来:“简直不能忍,你等我一分钟!”


弹幕密密麻麻正在感叹含光君好暖,老祖好好看,含夷真甜,狗粮真好吃,冷不防见魏无羡走人,吓了一跳,纷纷问道:“卧槽老祖呢?!”“老祖回来!!!含光君他已经尽力了!!!!”“含夷吃播半年,终于出了直播事故……”“喵喵喵??老祖去哪?!”


蓝忘机平静道:“回家。”


“2333333魏总监气得回娘家了”“给前面回娘家的点赞!!!!”“天啊很远吗?!”“不知为何觉得开车的老祖一定很帅”“回娘家哈哈哈哈哈哈!”


蓝忘机补充道:“他住我楼上。”


“……”


“猝不及防一口狗粮………………”


“……”


“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”


“除了跟着打省略号我似乎也不知道该说什么…………”


“冷冷的狗粮在我脸上胡乱地拍…………………”


 


几分钟后魏无羡风风火火冲进门,将手里提着的两个袋子砸在案板上,又抓过手机一把塞进蓝忘机手里:“快快快,这次换我来!”


魏无羡挽起衣袖,手指间一把小刀转得飞起,从袋子里捡出几截藕两三下刮了皮扔进一旁的盆里,又从另一个袋子里拖出一块排骨,搓了搓手,一菜刀剁下去。


惊天动地。


观众们正看得眼花缭乱,刚要惊呼老祖好帅,突然被咣当一声巨响吓得目瞪口呆,一时间竟然连弹幕都忘了发。只有聂怀桑面不改色感叹道:“好刀,不,好菜板。”


蓝忘机云淡风轻地擦掉溅到自己脸上的碎末,问:“你准备做什么?”


魏无羡再一刀剁下去,扬眉一笑:“江家招牌,莲藕排骨汤!”


他片了生姜和葱段,和排骨一起下锅焯水。撇完浮沫后,魏无羡才转身洗净了手,对着屏幕道:“差点忘了正事,我之前不是说,有个消息要向大家宣布?”


粉丝们纷纷惊醒,埋怨自己沉迷美色竟然忘了这茬。


魏无羡一搂蓝忘机肩膀,笑嘻嘻道:“今年蓝氏集团准备开一家双主题餐厅,其中一个主题就是含光君他家药膳和养生素食,你们觉得怎么样?”


蓝忘机看他一眼,严肃无比地拍掉了他的手。


弹幕瞬间沸腾,一片叫好,表示餐厅开张绝对捧场。不对,只怕到时候根本挤不进去!


又有人问“老祖老祖,另一个主题是什么?!超好奇!”


魏无羡飞快一眨眼:“暂时卖个关子。”他摸了摸下颔,道,“开张之前我发条抽奖微博,中奖者第一餐免单。”


顿了顿,魏无羡又道:“然后我陪你吃,好不好啊?”


 


最终观众们也没等到那道“江家招牌”出锅。


当肉汤终于开始咕嘟咕嘟冒出香味时,已经是三个小时之后了,直播早已经结束。


魏无羡当时随口一提的抽奖引得弹幕几乎瞬间爆】】炸,一秒能刷出几百条。甚至有媒体的人终于按捺不住直接问道“蓝总,魏总监,请问到时候会邀请媒体到场吗?”“蓝氏集团是否会提前召开新闻发布会?”“蓝总方便透露下这次的项目会和其他集团合作吗?”场面一度十分混乱,两人不得不提前结束了直播。


关掉电脑后魏无羡才终于觉出一身腰酸背痛来。他窜回家换了身轻便衣服,再整理好行李下楼时蓝忘机已经收拾完了厨房,正在书桌前看书。


魏无羡关了火,用勺子搅了搅炖得烂熟的排骨,得意道:“香不香?我向我姐学的。”


他舀了一碗出来,想了想,又精打细算地多加了两块排骨,剩下的直接连锅端走:“我上去了!”


蓝忘机合上书朝着他看过来,顿了片刻,道:“那个抽奖。”


魏无羡:“啊?怎么?”


蓝忘机:“真的?”


魏无羡:“当然是真的。”


蓝忘机:“你……”


魏无羡奇怪:“我什么?你也想一起来?”


蓝忘机:“不是……”


魏无羡:“来啊!你要是来了,小姑娘们不知道多疯狂。”


蓝忘机摇摇头,垂眸翻开书,不再说话。


 


第二天两人到公司,还没刷卡进门,便被前台小姐一脸为难地叫住了。


小姑娘指了指角落里一堆包装花花绿绿的物件,不好意思道:“蓝总,魏总监,这是粉丝们委托前台转交给您们的礼物,请问是要……”


包装上统一贴满了大大小小的粉色爱心,还有两人的亲】】】嘴Q版头像,十分扎眼,显然是经过某个后援会策划的。


蓝忘机脸色隐隐发僵,魏无羡倒是颇有兴趣地笑问道:“有吃的吗?”


姑娘还来不及回答,蓝忘机已果断道:“全部送到魏总监办公室。”


魏无羡凑近一挑眉,低声道:“粉丝的心意,含光君不消受消受?”


蓝忘机只截住魏无羡手指间转着的工作牌:“工作牌戴好。”


魏无羡耸肩:“蓝湛,你还真不带变样的。”他一只手胡乱套着工作牌,另一只手翻着微博评论:“昨天效果不错啊,一听你喜欢看留言,多了好多留言,来来来,看这个。”


魏无羡换了个一本正经的调子:“我念啊,这个,恭喜魏总监达成色】】情男主播成就……啊呸!换一个!”


蓝忘机淡淡看他一眼,魏无羡又道:“这个这个,某主播直播撩汉月收入上百万……呸呸呸!这些留言都没啥看的!你不用看了!”


蓝忘机道:“留言我晚些时候看。”


魏无羡惊奇道:“微博你自己用了?”


蓝忘机道:“嗯,马上要去欧阳集团签合同,回来让运营交权限。”


魏无羡去按了电梯:“不是要开会?”


蓝忘机明显一怔。


魏无羡一下子反应过来,满脸意味深长:“还是说,忘记这样说过了?”


蓝忘机面不改色,耳垂却隐隐发红,魏无羡不依不饶:“你这么张口就说谎,很不好啊蓝湛。”


蓝忘机辩解道:“我没有。”


魏无羡道:“真没有?”


蓝忘机瞪了他半天,最终忍无可忍,一转身改走了楼梯间。魏无羡慢悠悠踱进电梯,大感得意。


 


两人因直播再次上了头版头条。一时间蓝氏集团或拓展餐饮行业,拟开张双主题餐厅的消息传遍了整个网络,一跃进入了微博热搜榜。


紧接着的一条热搜是:蓝忘机魏无羡。


聂怀桑小号还发来一条私信:恭喜魏哥,造势不错啊,你们彻底火了!


不用聂怀桑提醒魏无羡也知道,那期录播的总播放数突破了300万,成为美食区第一个进入殿堂的作品。下面的tag更是五花八门:颜值爆表、我的cp不可能这么甜、黑暗料理、色】】】情男主播、殿堂级作品……新粉入坑无数。


论坛两人的cp粉楼里一片喜气洋洋。有什么比本尊发粮更高兴的事?没有!大家普天同庆,和谐吃糖。而在相关链接的位置下,除了以往的“含夷”百科,居然还出现了“忘羡”的副词条。


这些事蓝启仁自然也知道了,每次看见魏无羡都一副快要犯病的模样,恨不得他马上消失,连指派魏无羡出差的时间都比以往多了三倍。


魏无羡无比享受这种特殊照顾,慢悠悠地把蓝家小辈们从上到下都污】】染了一遍。自从一次蓝景仪无意间当着蓝启仁的面道“卧槽!忘了准备明天的会议资料了!”后,蓝启仁终于连蓝家小辈也不让魏无羡带了,每次出差安排的随行人员都不痛不痒,搞得魏无羡百无聊赖。


而餐厅这件事还带来了另一个大新闻——从来没见过活人的大当家蓝曦臣要回来了。


知道这个消息时魏无羡还在H市,江澄给他丢了个内部新闻稿,没几天就出现在各大媒体的醒目版面上。


同一时间蓝忘机回了蓝氏集团的海外总部,据说会在处理好事务后与蓝曦臣一同回国。


蹭不了车,魏无羡出差回来后久违地早起挤了几天地铁,居然感觉腰酸背痛,最后不得不将自己在市中公寓停了大半年的车开回了老城。


 


蓝忘机既然不在,周末的联合直播便也不用做了。魏无羡乐得清闲,周末十一点准时爬起灌了盒牛奶又倒了回去,懒洋洋地躺在沙发上玩手机。刚登上微博,便看见首页跳出一条某哈哈号几分钟前发出的消息:求问怎么遇到长得帅有钱又温柔的瞎子?急,在线等!


魏无羡觉得好玩,转发写道:首先。


瞬间一堆人转发:你要。


然后“含光君后援会官方号”接道:长得好看。


魏无羡点了个赞,没想到右上角突然弹出个转发@提示。


魏无羡早关了陌生人@,点开一看居然是蓝忘机的。


“蓝忘机”在“夷陵老祖专属录播小组”转发的那条“你要”后面接道:“特别好。”


魏无羡有些意外,看了看时间,蓝忘机那边应该是凌晨四点,不禁吓了一跳,丢了个私信窗口过去:蓝湛?


右下角叮的一声,“蓝忘机”回复道:嗯。


魏无羡:卧槽真是你啊?我以为是你运营团队呢!


蓝忘机:收回来了。


魏无羡:你这个点还不睡?


蓝忘机:有点事,马上就好。


魏无羡:这么巧啊?我也刚上。


魏无羡刚发出去,门外突然一阵急促拍门声。魏无羡被这种狂暴的敲门声吵醒过无数次,想也不想,一咕噜爬起来,开门直接一个飞踹:“江澄,死来。”


江澄侧身熟练躲开,一巴掌拍在魏无羡肩膀上:“闹个屁。”


他提着一包零食进屋,魏无羡道:“你怎么突然跑来了?”


江澄睨他一眼:“你以为我想来?”又冲门外楼梯口不耐烦一吼,“还磨蹭什么?要进来就赶紧进来!”




门外窸窸窣窣一阵,蹭进来一个满脸不情愿的少年。


 


—TBC—


被羡羡念留言的小伙伴有发现吗

【忘羡】江澄听了想打人 10

月攘一鹤:

其余章节戳:01  02  03  04  05  06  07  08  09  11


不知道什么鬼东西,突然冒出的脑洞


现代AU


居然挤时间赶了一章,下次真不知道什么时候更了……




正文:


这个念头不过是魏无羡的灵光一现,快得没有丁点准备。


念头是很好,很吸引人,但魏无羡自己都没怎么认真考虑过,蓝忘机居然就答应了,爽快得让魏无羡筷子一抖差点掉了一片肥肥的小炒肉。


两人联合直播也有了半年的时间,人气基础早已打下,便合计不如借这次直播做菜的东风顺势公开餐厅一事,在最近蓝氏职位风波影响的发酵下说不定还能事半功倍。想着要搞事不如搞大一点,魏无羡回去后又问了江澄要不要也一起来。


江澄一口回绝,几分钟后发来一个表情:


相依为gay。


 


魏无羡不以为然,关了聊天窗口,登上夷陵老祖发了一条微博:这周末含光君亲自下厨,各位做好准备了么[doge]。


蓝忘机转发了这条微博,内容只有一个字:嗯。


见男神画风恢复正常,粉丝们纷纷恭喜含光君找回账号,盗号者天打雷劈。更表示要为周末直播疯狂打call,任何家长、作业、加班debuff不能动摇分毫。


聂怀桑小号也转发了这条,写道:铁杆男粉坐等含光君爱心烛光晚餐❤。可谓玩角色扮演玩得飞起,乐在其中不可自拔。


眼见转发评论短短几分钟内便破了四位数,魏无羡满意退号下线。


 


他早已做好打算,周末跟着蓝忘机去菜市场跑一趟,看看蓝家引以为傲的药膳里到底放了些什么宝贝东西。魏无羡心里算盘是打得啪啪响,不料人算不如……不如别人算,刚到周三又被蓝启仁掐点一挥手派去了C市出差,快准狠得让魏无羡怀疑蓝启仁是不是在他身边安插了眼线,一见他有机会污染蓝忘机便将他一脚踹去出差。


魏无羡倒是毫不在意。蓝启仁再怎么煞费苦心地安排他出差,蓝忘机也住在楼下,早晚被他污染个彻底。不过让魏无羡没想到的是这次同行的居然不是蓝思追蓝景仪,而是更年轻的一批小辈,大学还没毕业,泛着一股青涩,恭恭敬敬地跟在后面魏总监魏总监地叫。


魏无羡感觉自己活像一只带崽的老母鸡。


这群蓝家后辈和蓝忘机如出一辙,不吃辣不喝酒,循规蹈矩得令人发指。C市多辣菜,魏无羡红红火火点了一桌子,又给小朋友们单独点了清淡菜色。这群半大年轻人从小到大没怎么吃过辣菜,纷纷伸筷尝试,被辣得面红耳赤额上冒汗。而在点单的啤酒送上来后,却怎么都摇头坚决不喝了。


魏无羡一口气下去半瓶啤酒,抹抹嘴笑道:“你们蓝家人不喝酒也有个好处,吃饭从来不用找代驾,我倒是跟着享受了一把。怎么样,都考了驾照没?”


小辈们笑得腼腆,答道:“已经拿到了。”


魏无羡想到蓝忘机的那两脚油门,心神一动,玩笑道:“那你们把交规背背给我听?”


没想到其中有好几个人居然真的背了出来。魏无羡自己当然一个字不记得,见他们背得认真,忙道:“行了行了,我信了!你们蓝家人真可怕!”


捡了几筷子菜吃,又道:“能背就要遵守,别学你们蓝总,啧啧,车飙得叫一个快。”


小辈们面面相觑,道:“不可能……忘机前辈绝对不会违反任何纪律。”


魏无羡一副看透模样:“太嫩啊你们。蓝氏双璧蓝氏双璧,当然要在你们面前做个楷模对不对?你们不信的话什么时候去搭蓝湛车试试,总有一次要露马脚。”


小辈们更是面色惊讶:“魏前辈说笑了。除了蓝曦臣总裁和蓝老先生,忘机前辈就从未载过其他人……”


“不光是车,忘机前辈的房间也是不允许外人进的……”


小辈们开始七嘴八舌细数蓝忘机的规矩。魏无羡一筷子水煮肉片僵在了半空。


“……啥?”


……不对啊?


 


一行人赶天赶地,再赶回来时也是周六下午了。


蓝家安排了专车来接,魏无羡却没跟着小辈们上。他站在机场,看着出租车等候区排着的长队,给蓝忘机打了个电话。


电话没响两声便通了,魏无羡道:“蓝湛?”


蓝忘机在那头嗯了一声,魏无羡听着安静,问:“在加班?”


蓝忘机道:“没有。”


魏无羡没说话,良久深吸了口气,故作轻松道:“你有空来接我下吗?我不好意思跟着你家人走,他们非要请我吃饭,机场排队的人又太多了哈哈……”


蓝忘机打断他的哈哈,简洁道:“好,你等我。”


魏无羡盯着屏幕上挂断的电话的发愣。


 


他所在的那片老城虽然在城郊,但是离机场近,也算是歪打正着捡了个便宜。二十分钟后蓝忘机准时停到了跟前,魏无羡将行李放进后备箱,拉开副驾的门坐了进去。蓝忘机依然整整齐齐地穿着衬衫,居然还戴了袖扣,见他进来,问道:“这次怎么样?”


魏无羡一边系安全带一边心不在焉地答:“我出马还能怎么样,签下来了。”


蓝忘机点点头,不再说话。过了几个街口,魏无羡不甘心,东摸摸西敲敲,又一拧音响,蓝忘机还是不说话。


他清了清嗓子,道:“下周一江澄要去欧阳集团那边签合同,他车送去保养了。你不正好也要出面签字,顺他一程如何?”


蓝忘机道:“我叔父去,我开会。”


魏无羡马上接道:“公司新来的实习生,就那个挺可爱的小姑娘,家和我们一个方向,下周要不搭搭她?”


蓝忘机皱眉:“我加班。”


魏无羡继续胡诌:“周妈明天要去兴趣班接孙子,怎么样,送送她呗?”


蓝忘机终于转过来看了他一眼:“我有事。”


魏无羡一下子乐了:“有什么事啊?”


蓝忘机又转回去了,当没听到。


魏无羡非要跟着凑过去:“蓝总这么忙,周末还有工作?”


见蓝忘机铁了心不开口,他道:“可以啊,蓝湛,世家楷模,皎皎君子,居然拒载年事已高腿脚不便的老太太,你叔父知道了怎么想?”


蓝忘机目不斜视道:“我没有。”


“哪里没有?你还狡辩,你这不是拒载老太太是什么,那换个年轻貌美的姑娘你载不载?”魏无羡逮着理往歪处说,说得蓝忘机脸色发黑,见他又要开始踩油门,魏无羡忙道:“好了!我开玩笑的!”


他脸上还笑着,蓝忘机也跟着蹙眉:“笑什么?”


魏无羡也不知道自己在高兴什么,放低了椅背躺下,随口道:“签下合同当然高兴。”


 


两人到家后顾不上收拾行李,又开始马不停蹄地为晚上的直播做准备。


魏无羡去瞧蓝忘机买的一堆食材。那堆青青绿绿边点着一支檀香,轻轻袅袅的,像春日里的细风。


他随意拈了几样菜问蓝忘机价格,听到回答后差点没被吓死。


“豆角要这么贵?!这茼蒿你哪买的?抢人啊!”魏无羡痛心疾首道。


蓝忘机冷脸看他大惊小怪:“旁边一条街的菜市场。”


“你能进菜市场,可喜可贺。”魏无羡拍了几个巴掌,“不过蓝湛,是不是卖菜的说多少就是多少,你都不讲价的?”


蓝忘机诚实地点点头。


魏无羡恨铁不成钢:“他们看你穿得好,诓你呢。以后买菜叫上我,这片地方没我你真的不行!”


他一边摇头叹气一边看其他菜,越看脸色越苦。


蓝忘机适时道:“你确定要做药膳?”


魏无羡忙道:“当然,你可不能反悔。”


蓝忘机:“没有油荤。”


魏无羡:“我知道,我做了好几天思想准备了。”


蓝忘机:“不辣。”


魏无羡:“少吃一顿辣也行。”


蓝忘机:“苦的。”


魏无羡捂着心口呈虚弱状,半晌道:“你家真是令人发指。”


蓝忘机任他虚弱,看了眼时间后,又整了整自己的袖口。


魏无羡一指他的名牌衬衫:“你就穿这个做菜?”


蓝忘机道:“嗯。”


“真会糟蹋好东西。”魏无羡在裤腿上擦了擦手,用手机登录了直播号,进了夷陵乱葬岗,“开始了!”


 


粉丝们果然没食言,直播刚开始人数便直接破五万,满屏弹幕打call,一片五颜六色天花乱坠。


魏无羡开了摄像头,眨了眨眼睛笑道:“晚上好啊。”


既然已经被扒出身份,两人便没戴口罩。想到蓝忘机口罩上那只白兔子,魏无羡心中还有些遗憾。


粉丝们虽然早已看过两人照片,但在各种新闻抓拍中看是一回事,隔着屏幕看活生生的真人又是另一回事。魏无羡一露脸,弹幕顿时厚得一层叠一层连一丝缝都不露:


“啊啊啊啊我旋转我跳跃我炸成烟花!”“夷陵老祖魏无羡!!!!!!!!”“大家好我是魏夫人请问大家有什么想问的”“我被老祖帅昏厥过去!”“世界上怎么有这么好看的人啊?!?!”“弹幕简直丧心病狂!!!让我看老祖啊啊啊啊!!!”“魏总监请问贵公司员工是怎样看到你还能保持正常心态工作的!”“自觉变成老祖红!”


魏无羡支着腮笑:“哎,以后我和含光君就不戴口罩了,好不好啊?”


屏幕上红闪闪一片全是“好!”“当然好!”“好得不能再好了!”


魏无羡又朝着蓝忘机的方向看过去,招了招手:“来来来——含光君,今晚的主角可是你。”


粉丝们只看见魏无羡朝着屏幕外笑,突然一往前,屏幕一阵晃动,像是攥住了什么人,再往着屏幕里一拉,蓝忘机的一张脸便出现在了眼前。


那双浅色的眼睛本是看着魏无羡,被魏无羡一笑“含光君你看哪里”才一眨瞥过来,眼睫略略垂下,向着手机屏幕看过去。


两人脸挨得近,魏无羡心里感叹近距离看蓝忘机的脸真是极具杀伤力。果然弹幕一下子沸腾起来,全变了颜色:“我是含光蓝!!”“蓝总蓝总!!!请问蓝氏集团还招人吗!!!不要工资的那种!!!”“完了我,活了二十年,没想到一眼被掰弯……”“含光君我爱你啊啊啊啊啊啊啊”“痛哭流涕给蓝总打call!”“人帅多金会做菜,含光君你还缺女朋友么?!不缺的话缺腿部挂件么?!”


弹幕厚得魏无羡连屏幕里蓝忘机的脸都看不到,他下意识地朝着蓝忘机看过去,正好对方视线一转,直直地撞进了他的眼睛里。


“对视了对视了!”


“这波狗粮我吃!汪汪汪!”


屏幕上正兴奋着,霸屏弹幕再次出现在正中——“录播小组全果待机,下期封面爱的对视”。不看id魏无羡都知道是聂怀桑在搞事。真是出息了,什么时候混入了录播小组,怎么还没被聂明玦打死。


他动了动手机,将摄像头对准蓝忘机一个人:“好了,我就先不抢镜头了。你们肯定都知道了今晚上含光君直播做菜,大家都很热情啊,微博也收到了很多有趣的留言。”


魏无羡向蓝忘机一伸手:“来,含光君,手机借我一下。”


手机里的微博是登录状态,魏无羡两下找到那条蓝忘机转发的微博,在评论里挑了条长的念:“这位,苍煜的留言——震惊!知名基佬男主播夷●老祖含光●居然是霸道总监和霸道总裁?!哎哟,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!”魏无羡笑得上气不接下气,“厉害厉害,太有想象力了,我继续啊——两人似乎真的有一腿,公司员工分纷纷叫好:自从魏总监上位,二当家仿佛变得和蔼起来了呢!”


他从手机上方看着蓝忘机笑:“嗯,是不是啊,含光君?”


蓝忘机平静看他一眼,不动声色避开话题道:“感谢留言,很用心。”


“哎,含光君可喜欢看留言了,请大家继续给我们留言。”魏无羡手指叩着料理台面笑道,“好,那么今天的直播就正式开始了!”


他举着手机从远至近地拍着那堆食材,“来给我们介绍下呗含光君,这些是什么?”


蓝忘机将食材细细整理分好:“党参,红枣,黄芪,枸杞,冬瓜,豆角,茼蒿。”又一指旁边少得可怜的几罐调味料,“这边是今天会用到的辅味。”


弹幕纷纷猜测含光君要做的莫非就是之前提到过的药膳,魏无羡笑眯眯道:“聪明,今天的菜单就是他家有名的药膳。大家喜不喜欢养生药膳和素食?”


弹幕七嘴八舌各执一词争论不下,但中心思想很明确——只要是含光君做的,别说药膳,再黑暗的料理也毫不犹豫灌下去了。


魏无羡道:“其实这次直播我们有一个消息要宣布,不过呢,现在先看含光君做菜,稍后再说。”


“我什么都不知道”在顶端发了条弹幕:老祖吊完胃口就跑,真刺激。瞬间被大家点了一波赞。


蓝忘机将药材用清水泡好,又解了袖扣,挽上袖子握了刀去切菜。他切得不快,一看便知道是平日里不怎么用刀做饭的人。但却十分细致,切得大小均匀,一点缺口都不带。


魏无羡将镜头拉近对准案板:“可以啊,含光君,卖相不错,这刀工你们打几分?”


瞬间屏幕上各种长串0夹杂着“66666666”“蓝总娶我!”飘过,晃得魏无羡头昏眼花。他换了只手举手机,拿起旁边的苹果啃了一口,含糊道:“好了好了,我感受到你们对含光君的爱了!”


蓝忘机将切好的食材分类用瓷碗装好,再去洗了冬瓜刮皮。他额前的发梳到了后面去,睫毛垂着,更显出眉眼间的俊雅线条。弹幕纷纷感叹含光君不愧是含光君,连刮个冬瓜皮都这么苏,好看得犯规。


魏无羡也不知道自己是在看蓝忘机做菜还是在看蓝忘机,总之移开视线时是有点遗憾。从两人直播起便断断续续有人开始刷礼物,屏幕上不时蹦出一片凶尸量人蛇,密密麻麻叠在弹幕上。这时候甚至零星出现了鬼将军。


魏无羡扬眉轻笑道:“含光君,你好厉害。”


他一边笑一边瞥了眼右上角人数,不知什么时候已经破了五十万。心知这其中一定藏着不少记者等着挖猛料,魏无羡也懒得点明。


蓝忘机将党参黄芪等药材倒入滚水中,缓缓道:“党参黄芪冬瓜汤,具有补中益气,健脾益肺的功效,适合夏季饮用。”


弹幕集体表示已掏小本本记下,回去天天炖含光君同款养生汤。


一片水蒸气混着药香腾起,魏无羡凑近去看,手机一晃,屏幕里不小心只拍到了蓝忘机的两条腿。


再拿正时,果然弹幕上炸开了锅:“老祖不能这样啊啊啊啊不能只有你看含光君啊!!!”“狂舔男神大长腿!!!”“老祖你是故意的吧故意的吧故意的吧!!!”“隐藏福利吗这是?!蓝总腿玩年!!!!”“魏总监请专心工作!!!!!”


“哎,抱歉抱歉,等我一下。”魏无羡绕到蓝忘机旁边,双手一撑坐到了料理台上,“好了,这个高度最好。”


他平举手机慢慢上抬,屏幕正中先是蓝忘机的一段腰,再往上是手臂,骨骼分明一截手腕。接着显出扣得一丝不苟的衣领,修长脖颈上的分明喉结,抿着的嘴唇。最后停在那双浅色的眼睛上。


眼睫一扇,清淡月光般瞥了过来。


“现在怎么样?”


 


弹幕难得安静一瞬。


观众们心里都有个疑问:这个拍摄手法是很好,非常好,特别好。


但总觉得——


莫名有点色】情啊?!


 


—TBC—


每次看大家留言都觉得特别好玩特别有意思,所以这章里就用上啦。如果不介意的话羡羡以后还会念大家留言的。介意自己留言被用的话请给我说~我就不会用啦! 


下章还是直播_(:зゝ∠)_

谢衣做的五仁月饼:

夏天的云深不知处~~





emmmm一共画了13只小兔兔 ( ‘-ωก̀ )

【忘羡】风吹荷

柒酒:

  • 原著向,一发完。


    旧岁枕惊鸿,故人入梦同。



    姑苏又下了连绵的落雨,天色青淡,衬得藏书阁内光线愈发晦暗。

    蓝忘机合上古籍,搁了笔准备起身点灯,却被对坐的少年一把按住,“看了这么久,索性休息一会儿?”

    “不过两个时辰。”

    “半个时辰就很久了蓝二哥哥!”少年托着腮抱怨道。

    “你想如何?”蓝忘机出奇的没有反对。

    “这里太闷了,带你去看好玩的!”语毕少年不由分说的拉过他,又考虑到云深不知处内那些细碎到不可翻窗疾行之类的规训,克制住掀窗的动作,带他自正门走了出去。

    案几上的水墨尚未干,窗外烟胧雨,和了微风溅至边角,似是无端多出几分韵味。



    蓝忘机难得破了蓝家卯时作,亥时息的严谨作息,尚有昏沉的思绪竟让他一时未能辨清尚在梦境与否。

    天已大亮,直至坐起时被后背的疼痛与胸口的烙印拉回现实,才忆起那人已是不在,乱葬岗上俱无踪迹,而他连最后一面都未能赶上。

    蓝曦臣扣门进来,面色满是担忧的道:“忘机,你......可还好?”

    说罢又自己摇了摇头,现在这般,如何能好呢?

    沉默半晌,蓝忘机嗓音沙哑的道:“兄长,我想去藏书阁静坐一段时日。”

    他记不清醉酒后发生的事,也不去管门生看他时震惊抑或惊慌的眼神,闭眼只恍过那个人曾经的笑容,穿过零零散散的梦境,直直刻在了他的心里。




    彩衣镇的天子笑确为好酒,醇香浓烈,尝过便大概明白,那个人为何会如此喜欢。

    酒肆前的幌子飘飘而展, 长身玉立的白衣男子接过了两坛酒。

    大抵是这样气质出众的修士会出现在此着实少见,店里的伙计也不由想多聊上几句,“ 购上两坛,可是要与朋友共饮?”

    蓝忘机微微一滞,而后道,“是。待他回来。”



    玉兰盛过春光,青锋惊过寒鸦,木板下的方窖藏过数坛佳酿,草地上的兔子蹦得无忧无虑。

    可惜萧萧数年,始终如愿不得偿。




    “此次大梵山历练,记得多加小心。”蓝忘机叮嘱道。

    蓝思追应了一声,恭恭敬敬做了一揖,方领着其他蓝家小辈自山脚而上。

    蓝忘机看着少年的背影,那时在长街上抱着自己不肯放手的稚龄幼童,如今也成长到足够独当一面让人安心。



    大梵山上,蓝忘机见到了蓝思追先前同自己说的“莫公子”,莫家庄之事虽是手段偏邪,却到底为蓝家小辈解了困。他朝其微不可查的点点头,以作谢意。

    那人微微一愣,不由回了一个笑容,勾起的弧度竟是有几分熟悉。




    天女祠,食魂像。

    远处石窟的响动愈来愈嘈杂,蓝忘机循声而去。

    “鬼将军,是鬼将军!”

    “各位道友,千万拦着他别让他跑了。”

    蓝忘机微微皱眉,加快了脚步,风拂林叶,有竹笛轻响。

    山林之中,面容苍白阴郁的男子垂着双手,腕踝处的铁链叮当作响,在前的黑衣男子缓步后退,手中一段细竹似回昔年光景。


    起承转合,一时载了思绪万千。

    那年莲花坞畔,风动涟漪荷绽清香,紫衣校服的少年恣意扬了嘴角。

    再至暮溪洞底,火光摇曳辗转难眠,一方天地藏了两相异的心事。

    此后不夜天城,长笛吹彻白骨生花,自此陌路两立再难同道。



    蓝忘机上前扣住那人手腕,真切的再不似梦中,手中力气极大,直至竹笛坠地。

    远处明闪的火光同纷攘的人声渐近,江澄持了紫电出手的心中一片混乱。



    十三载春秋轮转。


    “含光君这样的,我就很喜欢。”

    曲终余音绕。


    “这个人,我带回蓝家了。”

    犹是故人归。



    END