蛤。

【忘羡】上下问题(关于攻受问题的讨论)(暗杀番外,可单独食用)

景子酱:

*如果羡羡一直以为自己是攻?


*看以自己为主角的同人本是什么感受?




正文




番外 上下问题


 


在某件事情上,魏无羡已经忍了好久了。有十成的犯罪企图,但还没能达成犯罪事实。


一来是因为蓝忘机:这人脸皮实在太薄,动不动就脸红,嘴上调笑两句都能从耳朵尖红到脖子根,魏无羡无法想象如果自己真的付诸实践,会出现怎样的惨状。二来是自身原因——虽然他看过的小人书春宫本摞起来能堆满一整个蓝家藏书阁,但书里画的全都是一雌一雄,动作姿势上天入地花样百出,可是在性别划分上相当单一。因此他并不很清楚自己跟蓝忘机这种情况应该怎么……操作。


……但他实在是忍得很辛苦。


天气越来越热,而姑苏地界偏南,冬暖夏更暖。夏日的晚上除了明月惊鹊,半夜鸣蝉,还有自由散漫吞吐着热气的风,几乎是凝滞不动地挂在了树梢,黏糊糊地十分闷热。云深不知处虽然多苍翠草木和连绵水景,比外面稍微清凉一些,但这毕竟不是世外之地,夏至小暑大暑,都是要一个不落地过完的。


所以姑苏蓝氏在夏季的服饰,比起其他季节,会相对轻薄一些——字面意思,确实只有“一些”。仍然是白衣若雪卷云暗纹,一丝不苟不染尘埃,袖子不能卷裤腿不能撩扣子不能解,还必须系到脖子下第一颗,魏无羡每次看见都觉得胸闷气短勒得慌,忍不住想给人家顺顺气。热则独善其身,凉则兼济天下,他自己薄衣轻衫凉快得很,就开始担忧别人的纳凉大业——


“蓝湛,你热不热?”魏无羡走在静室外的白石小径上,抖了抖自己胡乱捋的袖子,再看身边晚间出来散步还衬衫长裤一整套的蓝忘机,不由得怜惜问道。


蓝忘机摇头:“不热。” 


魏无羡一脸诚恳:“这里没有蚊虫,不用裹那么严实的……蓝二哥哥过来,让我教教你,怎么样舒服一点……哎我说你怎么都不躲一下,也不挣扎一下的?这样子我很没成就感的。”


整齐的领口被魏无羡扯开一半的蓝忘机:“……请问,我该怎么挣扎?”


魏无羡把手贴在他凉玉似的胸口,灵活的指尖若即若离地往下探索,循循善诱道:“我这样呢,你就应该抓住我的手甩开,拼命往后躲,一边躲一边喊非礼啊救命啊。然后我说‘别喊了你喊破喉咙也不会有人来救你的’,你一看事情要糟贞洁不保,转身就跑,却一不小心摔倒……”


蓝忘机:“……”


他捉住魏无羡正要解开他倒数第二粒扣子的手,无奈道:“……别闹了。”


魏无羡手上不停,执拗道:“不,你跟我到这种月黑风高人迹罕至的地方来,就该想到会发生什么事。”


蓝忘机:“……回去再闹。”


魏无羡已经肆无忌惮地乱揉乱捏了好几下,闻言,可惜地抽出手,道:“这可是你说的啊含光君,不许反悔。”


蓝忘机掩好凌乱的衬衫前襟,缓缓地开始从最后一颗扣子往上系,道:“嗯。”


魏无羡站在一旁笑吟吟地看着,只见他白皙修长的手指一寸寸地向上移,没有系好的扣子要散不散地落在一边,带出一个微妙的角度,刚好够看见一小片雪白的胸口。而蓝忘机本人却像是真的专注于系扣子,眉眼低垂,鸦羽似的眼睫盖下,看不出眼中情绪,而他嘴唇轻轻抿着,不发一言,又将散开的衣襟拢得紧了些,似乎有些不好意思,无端地多了几分难言的禁欲感。


魏无羡突然特别想欺负他。


他不想再让每次的“回去再闹”都止于亲两口摸两下,最后相拥而眠。说起来,那些乱七八糟的书里该写的全写了,不该写的也写了,照书的进度他俩早试过一百零八式了,但实际上……


魏无羡忍无可忍,决定采取行动。


 


俗话说,读一本好书,就像跟许多高尚的人谈话。但上次从小姑娘那里拿的书被蓝忘机藏起来了,任魏无羡利诱色诱三十六计逼供,他就是死活不说放在哪里。魏无羡快把整个静室翻过来了还是没找到。


所以他暂时还没跟某一批高尚的人谈过话。


啧,这批不行就换一批。


 


熙熙攘攘的街道一侧,一个扎着两只羊角辫的小女孩正坐在一家书摊的藤椅上,手里捧着本封面格外朴实的册子,两条小短腿晃晃悠悠地,显然是看得入迷,连有人来了也没发觉。


“请问……”


听见声音,小女孩啪地一声合上册子,藏到一边。抬眼只见一个年轻俊逸的男子正站在摊子前挑着书,眉眼弯弯地,像是看得很得趣。见小女孩总算注意到了自己,他接着道:“……这摊子上的书就这些?没有别的了?”


小女孩歪过头思考了一下,转过身朝向另一家书摊,脆生生地大喊:“姐姐!有人买书!”


听见人喊自己,一个小姑娘抱着一大摞书急匆匆地赶过来,稀里哗啦丢在摊子上,擦了擦额头上的汗,道:“喔唷累死我了,这些书我以为都绝版了呢,没想到还能淘到……哎你怎么在看这本啊!”她一把夺过小女孩手中封面格外朴实的册子,扬得高高的让她够不着,弯下腰戳了戳她鼻子,严肃道:“这本不行!这本尺度太大了,等你再长大几岁才能看!”


小女孩跳起来抢书:“我不!你每次捧着这书边看边笑,笑得还特别贼特别开心,里面到底写的什么啦!我要看!”


魏无羡见这姐妹俩抢书抢得不亦乐乎,半天没人理他,终于忍不住出声打断:“我说……”


听到这熟悉的声音,小姑娘才回过神来,扭头看了一眼,“哎哟”了一声,惊讶道:“又是你啊?蓝夫人?”


魏无羡:“……换个称呼。”


魏无羡:“你还不如叫我大叔。”


小姑娘满脸都写着不乐意。


……小不忍则乱大谋,冷静冷静。魏无羡强行忽略称呼上的问题,生硬地转移了话题:“……为什么摊子上又没有蓝家的册子了?”


小姑娘刚用一本稍微含蓄一点的册子哄走了妹妹,闻言摊手道:“蓝家的卖得太快了,尤其是有关含光君的,一印出来立马脱销,每本都绝版,黄牛书市上都被炒成天价了,还要靠人情才买得到。”


魏无羡心中哀嚎:我也想要含光君的啊!


他正在斟酌措辞,想着怎么开口才不显得自己爱好独特,小姑娘已经看透了他的想法,道:“你是想看含光君……咳,不是。”


她暧昧地眨了眨眼,道:“……是想看蓝湛的吧?”


魏无羡:“……”


她为什么知道自己是怎么称呼蓝忘机的?


……哦,书里写的。


小姑娘左右看了看,见四下无人,才开始翻刚才搬来的一摞本子,边翻边压低声音道:“说实话,我刚才真的淘到了几本,原本是要留着自己收藏的,不过蓝夫人要的话……”


她迅速从书堆里抽出几册,用格外朴实的书皮包好,郑重其事地递给魏无羡:“送你了!可一人偷看,可二人共享,想学习想增加情趣效果都绝佳,加油!我看好你……们!”


魏无羡表情复杂地接过:“……谢谢。”


魏无羡:“但我还是认为你应该换个称呼。”


 


魏无羡把书拿回去之后,一时半会儿还没找到机会看——蓝忘机总会在他想偷偷翻书的时候突然出现。幸亏他打枣摸鱼功力尚在,藏东西还是非常快的,好几次险险让蓝忘机发现,都因为没有人赃俱获而被他一通和稀泥糊弄了过去。苦等好几天,终于让他等到了机会。


魏无羡:“蓝湛你今晚要去见你哥是吧?


蓝忘机:“嗯。”


魏无羡:“太好了!”


蓝忘机:“……?”


过了三分钟:


魏无羡:“你怎么还不走啊?”


魏无羡:“我觉得泽芜君应该在等你了。”


蓝忘机:“……无妨。”


蓝忘机:“不瞒你说,方才我记错了,约定的时间还要推迟一个小时。”


魏无羡心里顿时血流成河。


……妈的,当年在蓝启仁课上看闲书都没这么艰难。


好不容易捱过这百爪挠心的一个小时,终于等走了蓝忘机,魏无羡一个鲤鱼打挺从床上翻起来,撅着屁股探到床底下摸出了那几本书,满足地长叹一声,就地扎营,维持着这个进可看、退可藏的姿势看了起来。


蓝忘机回来的时候,第一眼就看见魏无羡趴在地上,一发现他进门,条件反射地打个滚坐起来,眼神迅速转为正直严肃,若无其事地望向他。


看着面颊微微泛红,却衣衫单薄、行动敏捷的魏无羡,蓝忘机在“热”和“发烧”之间权衡了一下,还是感觉很为难。


心中疑惑,蓝忘机向他走近几步,伸出一只手,道:“魏婴?”


魏无羡本来已经把手递了过去,正要让他拉自己起来,闻言一个手抖,又坐了回去,看一眼蓝忘机,再瞄一眼床底,沉默许久,才表情纠结道:“蓝湛啊,我记性不好,你别骗我……”


魏无羡:“你说实话,除了'魏婴',你没叫过我其他的……吧?虽然我自己一直满口乱喊,但也没有说过太……肉麻的话?有吗?”


魏无羡咬咬牙,忍着脸酸说了出来:“比如说……叫你夫君……什么的?”


蓝忘机:“……”


得到了否定的回答后,魏无羡挑了个时间,理直气壮地走回书摊,想据理力争兴师问罪。


小姑娘见反馈来得那么快,压抑住心中的激动,坐在柜台后矜持地微笑。


魏无羡从怀里掏出那几本旷世奇书,深吸一口气放上柜台,尽量保持心平气和道:“……我要投诉,这些书太不写实了。”


听了这话,小姑娘摆摆手,道:“咳,这有什么,艺术来源于生活高于生活嘛……”


魏无羡强忍下掀桌的冲动:“这叫哪门子的来源于生活?”


他哗啦翻开一本书,找到一页按在柜台上,控制住自己不去看里面的内容,用手悬空指了指那页,道:“我跟蓝湛?十五岁?蓝家藏书阁?可能吗?要是这样,蓝启仁不得拿福尔马林泼我一身?”


小姑娘辩解道:“都说是梦了!而且这是含光君的梦,你怎么知道他做没做过!”


……诶?似乎很有道理的样子?


甩甩头,魏无羡努力丢开了这个想法,道:“梦也不可能!蓝湛的梦更不可能了!他最多做个拉小手亲小嘴的梦,怎么会……”


小姑娘举起一根手指摇了摇:“不要想当然。”


魏无羡:“……好吧,跳过这个话题。下一个。”


他翻到另一页,痛心疾首地敲了敲柜台,“还有这段,什么玩意儿?我用蓝湛的手术道具自己……???那堆东西他每天消毒八百遍,寒光闪闪人见人怕,我要是用它……蓝湛肯定得发狂吧?”


小姑娘提醒了他一下:“书里不就写他发狂了吗?然后你就被……之后还叫人夫君来着……”


魏无羡赶紧打手势:“停停停,算了,也算高于生活好吧?还有一个更严重的问题……”


他把那几本书分开列在柜台上,控诉道:“这本,这本,还有这本……所有的!都说我是下面的那个?!”


小姑娘震惊道:“难道不是吗?!”


魏无羡:“当然不……应该不是啊!”


小姑娘抱胸看他,严重表示怀疑。


魏无羡一脸受伤:“……行吧爱咋咋地,反正你眼神一直不好。总之,我觉得这些书很不可信!书里的称呼也好姿势也好道具也好,都太高于生活了!毫无学习价值!我需要一点其他信息……呃,主角不是我和蓝湛的那种!”


小姑娘无奈摇头,抄起纸笔刷刷开始写网址:“好吧,不想看书的话,这里有一些画的……不许再挑三拣四了这可是我多年珍藏呢!”


魏无羡将信将疑接过了那张纸,还是感觉心里打鼓,前途未卜。


当晚,蓝忘机走进房间的时候,魏无羡依旧翘着腿趴在地上。与昨天不一样的是,他手里多了个电脑,旁边还放着一本笔记,一脸严肃,边看边点头,似乎在认真地记着什么。


蓝忘机的脸上罕见地有了惊讶的表情。


见蓝忘机进门,魏无羡下意识啪地一声盖上电脑塞进床底下,塞完之后才觉得太此地无银,又把电脑抱出来放好,冷静道:“刚给地板打过蜡,滑进去了。”


不等蓝忘机回答,魏无羡已经把手里的笔记贴肉藏好,接着强行把他推出门拖到浴室里,拧水到最大档,直接把蓝忘机的衬衫淋湿了大半——他装作没看见,在轰鸣的水声里满脸关切道:“可怜见的,这么晚才回来,赶紧洗澡吧!我帮你开灯开水关门啊!”


突然被魏无羡关在浴室里的蓝忘机:“……?”


魏无羡关紧浴室门,抵在门上松了口气,听里面水声未停,便迅速冲到了门口,左右看看,发现没有巡夜的人之后,果断踩石爬树,重操旧业,再次从墙上翻了出去——


画的果然比写的详细多了!魏无羡一路狂奔找便利店买作案工具,一边欣慰地想。


而且主角不是自己和蓝湛,看的心理压力都小了许多。


蓝忘机完全没心情洗澡。屏息听魏无羡脚步声远了些,才关上水,把门推开一条缝——他这辈子还没做过扒门缝这种事,此刻极为艰难地往外看,终于确定他不在屋子里,便神色凝重地甩开了门,快步往房间走去:


出于家规约束,也是天性使然,他以前从未想过要窥探魏无羡的什么事。但自从他藏药藏病差点玩脱了之后,蓝忘机就不得不多留个心眼了。


感觉手中电脑重逾千斤,他犹豫一会儿,闭了闭眼,做好十足的心理准备,才心神不安地打开了屏幕——


而刚才魏无羡一时疏忽,忘了关上正在看的网页,因此最后直直撞进蓝忘机眼里的画面,还是超出了他的心理预设。


此时,魏无羡正站在便利店的货架前,对着满架的冈本杰士邦,陷入沉思。


超薄?浮点?颗粒?螺纹?他翻出笔记本看了两眼,又愤怒地合上——刚才夸早了!画的也不够详细!这个根本就没画出来!怎么买啊!


见他凝滞在货架前半天不动,便利店的服务员背后灵似地飘过来,幽幽道:“其实吧,所有性质都是凑数的……”


她说话轻言细语,但不紧不慢地很有说服力:“……尺寸,才是最重要的。”


魏无羡还是愁眉苦脸。


尺寸他也不知道啊?谁没事拿个卷尺每天量啊?


要不问问蓝湛?


啊呸,问蓝湛干什么!是自己用又不是他用!


魏无羡病急乱投医,最后拿出手机投骰子,丢了个六,就选了一盒最大的。


服务员走到收银台,接过那标注宽度56mm的盒子,看了眼,缓缓吸了一口气,细声细气道:“……祝你好运。”


 


魏无羡心怀鬼胎地走进房间,只见蓝忘机背对他坐在桌前,听他进来,也没有回头,倒像是定在了原地。


……不太对。


魏无羡敏锐地藏好手里拎的袋子,眼神在屋子里扫荡了一圈——电脑还好好地放在原处,也没有出现书摊质朴小册子,于是坚信自己的作案动机还没暴露。


他暂时按捺下一颗没节操的心,抓紧手里的56mm盒子,直到生生捂出了一层薄汗,才清了清嗓,循序渐进地想引出话题:“蓝湛,那个……”


蓝忘机缓缓转过身。一见他神情,魏无羡立刻突兀地闭了嘴。


真的……不太对。


他天生面色雪白,这时却是满脸绯红,呼吸紊乱,胸口微微起伏着。琉璃色眼中像有一潭深渊,跳动着不明的火焰,炙热得可怕。他像是在极力压抑什么翻涌的情绪,却一直死死盯着魏无羡,入了魔一般,怎么也移不开眼。他身上的衬衫被水沾湿了一大片,刚才匆忙走进房间时,他心思根本不在衣服上,而此刻湿透的布料紧贴在腰腹,隐约勾出流畅的肌肉线条和紧窄的腰线,堪堪收进了小腹之下。只看一眼,魏无羡就觉得喉咙隐隐发干,一把不知何处而起的火瞬间燎原,一下子烧得他理智尽失。


他向前走了两步,喉头滚动了一下,吞咽着干涩道:“你先……把湿衣服脱……蓝湛!”


蓝忘机猛地一拽,狠狠地将他拽向了自己,近乎撕咬地封住了他的唇。几乎是在一瞬间,魏无羡就尝到了一股弥散的血腥气,在两人唇齿间肆意蔓延开来,混合着蓝忘机身上淡而清冽的檀香味,让他有种说不清道不明的快感。蓝忘机隔着湿衣服的皮肤烫得吓人,热度贴着布料传到魏无羡身上,让他无意识地呻吟了一声,不舒服地胡乱蹭了蹭,迷迷糊糊间也不知蹭到了什么地方,下一秒就被拦腰抱起,重重扔到了床上。


魏无羡余光瞥到桌边的电脑,这才发现跟原先相比,正反被放得颠倒了过来。他立刻就明白蓝忘机刚才看了什么,现在灼热的皮肤又是被什么点的火。而眼下这情景他倒也喜闻乐见,悄悄把盒子藏在手心,他撑着床支起一点上身,用手背擦了擦嘴角,眯起眼懒洋洋地笑道:“看不出来,人前冷淡自持的含光君,在床上居然这么主动……嘶!”


听了这话,蓝忘机的动作陡转粗暴,一把锁住了他的手腕,重新将他压回床上,另一手在他胸前用力拧了一把,激得魏无羡倒抽一口冷气,道:“蓝湛,等,等一下,让我……”


他挣扎着想去捞被丢在一边的盒子,手腕却被牢牢扣住按在头顶,动弹不得。蓝忘机眼神顺着他的手瞟到床头暧昧的玫红色纸盒,抓过来认清是什么之后,盯着魏无羡的眼神愈发幽暗,哑声道:“这可是你自己……”


直到这时,魏无羡才终于觉出有一丝不对。蓝忘机骨节修长的手在自己的腰臀一带贪婪地流连,同时大力揉捏着,不过一会儿,他就被捏得难受,不自觉地轻轻挣动了一下,想避开他的手,而蓝忘机像是对此极不满意,一把将他翻过身,扬起手,不轻不重地在他臀部打了一下。


魏无羡浑身一颤,怎么也没想到他会打这个地方,顿时满面潮红,整个身子都软了,一时半是羞半是恼,不知哪来的力气,猛地挣开蓝忘机,膝行着向前爬去。正在这时,他胸口藏的笔记随着他的动作掉到床上,刚好落在蓝忘机的眼前,正面朝上摊了开来,被他伸手抓过,举到面前——只看了一眼,他便瞬间僵在了原地,指节缓缓收拢捏紧,喀地发出一声轻响,双目都泛了红。


魏无羡的笔记废话连篇。重点动作细致入微,用词直白居心昭彰。而他像是边记边品出了什么趣味,旁边的空白处被他随手添上了许多话,调情求饶如蜜里调油。蓝忘机上次看见魏无羡写这么多字,还是他被罚在藏书阁抄家规时。而现在熟悉的笔迹不变,内容却不再教人持重守己——他定定地看了半晌,才缓缓抬眼,只见魏无羡衣衫凌乱,正背对着他,艰难地跪趴着往前,想要逃开。


他一心想挣脱蓝忘机的禁锢,还没发现笔记掉了出去,犹自在往前爬,就在离床沿只差一点时,忽然觉得腰间一紧,蓝忘机不由分说地扣住他的腰,将他拖了回去,抬手在他臀部又重重地打了一下,比上次用力了许多——如果上次是警告,这次则像是惩罚。


魏无羡被打得一个哆嗦,想挣扎又不能。他最怕被打那处,这时不明所以,想不通蓝忘机突然受了什么刺激,只能呜咽道:“蓝湛,好蓝湛,求你别打了,你……你好歹告诉我原因……”


闻言,蓝忘机似乎是轻笑了一声——只可惜魏无羡的腰被他牢牢箍住,只能用手肘颤抖着抵在床上,才勉强支撑着不趴下去,因此错过了他这时的表情。接着,一本笔记和玫红色的盒子一起被丢在了他的面前,蓝忘机俯下身,附到他耳边沉声道:“自己想。”


魏无羡看清眼前是什么之后,顿觉眼前一黑,直觉小命不保,哀声求饶道:“蓝二哥哥,我们商量个事?其他的先不说,求你别再打我屁股了……啊!不,不要……我错了,我错了!我不该打你主意的,含光君大人有大量,今晚就饶了我吧,我再也不敢了,饶命啊!!!”


……


次日清晨,魏无羡难得早醒。不过试着想动一动,便觉得臀部火辣辣地疼,也不知是因为被打的,还是什么其他的原因。他心里郁闷无比,伸手一把揪过床边刚放下食盒的蓝忘机,刚想质问他,却因为动作太大,不小心牵动了身后的酸软之处,顿时腰下一阵酥麻,力不从心地栽了回去,悲愤道:“明明是应该我在上面的!”


蓝忘机道:“嗯。”


魏无羡更愤怒了,用力一拍床单道:“嗯什么嗯!你!给我一个合理的解释!”


蓝忘机沉默了一会儿,最终却在嘴角浅淡地漾开一丝笑意,趁魏无羡看得愣神时,俯身吻住他,唇齿缠绵片刻,只在两人分开时,轻轻在他下唇上咬了一下,低笑着一字一顿道:“蓝夫人,嗯?”


……


小姑娘再一次见到魏无羡的时候,远远地就朝他招手:“又来了啊!蓝……”


魏无羡重重咳嗽一声,快步走过去,阻止了她说完下半句话,欲言又止许久,还是开了口:“……我收回之前的话。那些书……在某些程度上还是挺写实的。艺术确实来源于生活,而且,有的时候,生活还可能高于艺术……”


比如索需无度什么的,蓝湛本人可比书里写的夸张多了。魏无羡沉痛地想。


小姑娘:“啧。”


既然已经三顾书摊,魏无羡干脆豁出老脸不要了,破罐子破摔道:“这次我来,是想问……还有没有关于含光君的书?”


他像是下定了什么决心:“夸张一点的也没关系!”


小姑娘一拍手:“就等着你这句话呢!有!藏了很久了!”


……


便利店服务员见到魏无羡,仍然是幽幽的语气:“啊,又是你。”


服务员:“你要不要多买一些?每天都来挺麻烦的。”


魏无羡:“……不了,暂时凑合着用而已,一直在物色新的品种,可惜哪里都买不到。”


魏无羡:“……现在店里的尺寸,其实都,嗯,有点紧。”


服务员:“……祝你好运。”


 


END.

NING_婉宁:

忘羡合集,一套图终于完美收官∠( ᐛ 」∠)_在动车上假装混更

【忘羡】江澄听了想打人 07

月攘一鹤:

其余章节戳:01  02  03  04  05  06


不知道什么鬼东西,突然冒出的脑洞


现代AU


最近失眠严重,脑子都是乱的,感觉这章逻辑混乱画风突变了……


流……别打!我不说了!


再借地方说一下,无料无id备注/多拍的都会关闭交易重新上架,千万千万千万不要忘记了!


正文:


“西餐厅?”魏无羡惊讶地看了一眼蓝忘机。


“嗯。”蓝忘机道,“观众希望我们能够展示更多元化的饮食。”


魏无羡又低头看了一眼自己身上套着的廉价T恤大裤衩,近一个月他都忙着到处跑考察餐厅选址,因此穿得很是随便:“今天?”


蓝忘机又点了点头。


“你这不是存心害我,换一家可不可以,要不我还得回家换衣服。”


“不可以。”蓝忘机抬腕看了眼时间,不容置喙,“我去车库开车,你在公司门口等我。”


 


韩红……不,谁听了都想打人。


魏无羡气得在车上嚎了整个80年代金曲串烧,蓝忘机依然不为所动,目不斜视,稳稳当当地停到了他租的那套老房子楼下。


“蓝湛,不是我说,你这性子要不改改,姑娘都会被你吓走。”魏无羡一边开门一边愤愤道,“我一身汗,先去洗个澡,你要没事就先坐会儿!”


等他擦着头发出来时,蓝忘机正站在客厅那面挂满了照片的墙前一动不动,神情认真。


“都是些老照片了,有这么好看?”魏无羡下身围着一条浴巾,头发被揉得乱七八糟。他随手将换下的衣物扔在沙发上,又弓着腰去抽屉里翻新的毛巾,“就是晒多了会褪色。”


蓝忘机朝他看过去,正好瞥见半个浑圆紧致的臀,往上连着窄腰和线条优美的肩背。


他垂下眼帘别过了脸。


“小时候我都跟江澄和我义姐玩,江家特别好玩。”魏无羡看了眼蓝忘机的衣着,转身去衣柜一整排各式衬衫里挑了件颜色相称的,刚系上扣子,蓝忘机拿了领带和袖扣过来。


“眼光不错啊。”魏无羡笑,穿戴好后又吹了吹头发,“你看你每天都板着张脸,肯定是你叔父不让你们玩儿是不是……行了!”他捏着领带结调至正中,“走吧!”


 


餐厅确实是一家好餐厅,灯光柔和,现场演奏,环境相当有情调。


蓝忘机正切开一块牛排:“……五分熟的安格斯牛排,切开后可见粉色肉质,配鹅肝是不错的选择。”


魏无羡端着手机,朝他抬了抬下巴:“酱汁看着有点多?”


“嗯,酱汁过多了,口感过于浓厚,略减分。”


魏无羡又一瞟手机屏幕,突然笑起来:“喂喂喂,你们是来看餐厅测评还是来看含光君的?”


因为需要进食,两人便没戴口罩,魏无羡的拍摄范围卡在蓝忘机脖子下,屏幕正中是一丝不苟的衬衣袖口和露出的一截雪白手腕,握住刀叉的手指修长,蓝忘机低头时,隐约可见白玉般的下颔和分明喉结。


而弹幕的重心早已从“牛排看起来很美味!”转到了“含光君的绝对领域^q^”。


“你们再这样,下次我要换人了。”魏无羡笑道,又将镜头对准自己的盘中,“虽然不是M12,但M8的澳洲雪花做出的西冷也同样经典,雪花分布得很漂亮,调味可选迷迭香——哎,不过这个含脂量高些,女生是不是不喜欢?”


他一只手吃着费力,蓝忘机便伸手接过手机。见主播换了人,弹幕画风一转,又纷纷变为了“卧槽明明同样都是衬衣领带为什么老祖看着这么色气!!”“啊啊啊不要拦我我要舔老祖脖子!”“你们都去舔脖子,那我舔手了prpr”。


蓝忘机眉尖蹙起,手机往前移了一点,又移了一点。


魏无羡奇怪:“你把手机拿这么近做什么,再近点要杵进我盘子里了。”


他刚切下一块牛肉,忽听餐厅另一面爆发出一阵喝彩声,魏无羡闻声看过去,恰好看见一个年轻男人单膝跪地,手中托着一个小巧的盒子,而他面前站着的女生已经难以置信地睁大眼睛捂住了嘴。


“是求婚。”蓝忘机轻声道,他的眼睛盯着手机屏幕,大概是弹幕有人问这阵喝彩是怎么一回事。


“哎!抱了抱了!”魏无羡喝了口酒,伸长了脖子,“怎么都站着不说点什么,好了,现在戴戒指——哎笨!去亲她啊!行了——求婚成功!”


餐厅里的人纷纷鼓掌,魏无羡也站起来拍拍手吹了个口哨。蓝忘机一张脸上毫无波澜,凝眉注视了片刻那对拥抱着的情侣,一把拉下魏无羡:“好好吃饭。”


 


本以为只是个小插曲,没想到两人直播完后,那位女生居然牵着自己的男朋友走了过来。


她看起来很害羞,像是鼓起了极大的勇气,才开口道:“请问是含光君和老祖吗?”


两人都没戴口罩,魏无羡看着女生笑,大方承认道:“如假包换。”又朝她一眨眼睛,“还请替我们保密。”


“一定。”女生笑起来很甜,“刚才在那边看见就在猜会不会是你们,但又不敢确定,冒昧过来打扰真是抱歉。”


说完像是感到难为情,不觉拉紧了男朋友的手,见两人十指相扣,魏无羡道:“恭喜。”又一拍年轻人肩膀,“小伙子看着很不错嘛!”


那位年轻人也很腼腆,只是笑,并不说话。女生似乎还有什么想说,却绞着衣角一脸犹豫,于是男生不好意思道:“我女朋友是你们粉丝,特别喜欢看你们直播,如果……如果能在订婚这天得到你们的祝福,她会很开心。”


“我还当什么事,好说!”魏无羡摆摆手,“看你们这么甜甜蜜蜜的,羡煞旁人啊,祝你们幸福!”


三人一起看向蓝忘机,两个年轻人满脸通红,手都握得汗津津的。


蓝忘机轻咳一声,道:“祝白首偕老。”


终于如愿以偿,女生捂住脸,像是激动得快哭出来了,男生拍了拍她的背,似在安抚。


魏无羡一瞥众人,适时端起酒杯:“不来一下?”


 


这样一折腾,两人结完账再出来时已经快九点了。


回去的路上魏无羡一边哼歌一边刷微博。蓝忘机驾车时没有听音乐的习惯,存的也都是些纯音乐。后来被魏无羡偷偷摸摸导入了一整盘摇滚,现在一拧音响就是哐当哐当的狂暴节奏。


蓝忘机看了他一眼,道:“怎么不坐后排了。”


“后排讲个话麻烦!”


又刷了几条微博,魏无羡突然扔了手机,道:“蓝湛,你有没有订过婚?”


蓝忘机方向一偏,又不动声色地扳了回来,还没来得及回答,魏无羡抢先道:“肯定没有,是不是?”


蓝忘机淡淡道:“为什么这样说。”


“都不见你打个电话发个短信的。就算真有,你这样天天不笑也不会哄姑娘,姑娘肯定早把你踹了。”魏无羡叩着车窗道,“不过呢也说不准的。我姐不就跟那个金孔雀订了婚。家族之间联姻也正常,看你家交情,大概是和聂家金家了。”


信号灯恰好跳红,蓝忘机刹车停在线前,道:“我没有。”


魏无羡本意是挖苦他,没料到听起来蓝忘机反而心情不错,疑惑半晌,又了然地点点头:“也是,要挨也是你哥先挨这一刀。”


背景音乐还在叮铃哐啷地敲,魏无羡把椅背放下去了点,正闭着眼睛休息,忽听蓝忘机问:“你呢?”


“我啊——”魏无羡一边打呵欠一边拖长音道,“我也没有。”


见蓝忘机脸色和缓,他马上补充道:“你别误会,我和你不一样的,喜欢我的人可多了,我只是现在还不想结婚。等我想结婚时,那自然是……哎哟!!”


绿灯亮起,蓝忘机狠狠一踩油门,魏无羡后脑咚的一声磕在椅背上,撞得龇牙咧嘴。


“蓝湛你这人,怎么老是一言不合就飙车。”魏无羡揉着头爬起来坐直,“你家不是家教很严吗,动不动就超速违规?来,你把交规背背给我听……哎,我知道你不高兴,但你也不能因为我比你受欢迎就这样吧……”


又是一脚油门,一转弯,这次魏无羡脑袋直线磕上了车门。


“哎哟!你还上瘾了!行!你厉害!我不起来了我躺着行了吧!都说你这性子不改改会把姑娘吓走了,你好好开车!”


 


不出意外,这天之后蓝忘机对他的态度又恢复成了大写的冷漠,一见魏无羡一张脸绷得死紧。魏无羡看那张苦大仇深的脸看习惯了,该逗就逗该撩就撩,丝毫不在意。公司上下看二当家跟魏总监关系时好时坏也看习惯了,反正敢随便进出二当家办公室的全公司除了蓝启仁也就魏无羡一人,想必关系是坏不到哪去。


不过蓝忘机苦大仇深归苦大仇深,工作却是一点不耽误。虽然没给魏无羡什么好脸色看,之前提到的市场调研和数据分析还是一丝不苟备好了发到他邮箱里。


魏无羡正要去例行会议,顺手打印了出来,边走边看,一抬头撞见对面办公室出来的江澄,又递给他一份,两人一起往会议室走:“怎么样,也帮我参考参考?”


“行。”江澄翻了两页,又道,“你选址怎么样了?”


“还不错,确定了几个,需要分析下人流量消费水平一类,交给成本核算部了。”


江澄突然停住脚步,道:“对了,温狗那边也有动作了,你知道温晁身边那个王灵娇吧?”


温晁私生活一向不怎么规矩,女朋友换了一个又一个,温香软玉不离怀。那个王灵娇本是个十八线小网红,靠搔首弄姿搏出位,不知怎么勾搭上温晁后,摇身一变温氏总裁女友,大出风头。


“知道,温晁一天到晚带着她,谁不知道。”魏无羡一脸厌恶,“怎么,和她有关?”


“对,他现在在他家那个‘不夜天’平台上大把撒钱推王灵娇,肯定是瞄准你了。”


魏无羡想了想,温晁这人为达目标不择手段,自然不会像蓝家一派正气,禁止使用商业间谍的。他这次的策划除了蓝氏的几个高层,其余人并不知情。温晁眼见魏无羡这边搞得风生水起,却探听不出任何消息。而他半分才能没有,其他不会,只好做最拙劣的依瓢画葫芦,你走一步,我也走一步。


“让他学呗,王灵娇这种东西,能推成什么样。”


“你知道我什么意思,魏无羡,温晁要是有动作,肯定不止这一个。”


见江澄严肃起来,魏无羡难得认真想了想,道:“行,我考虑下搬回来住。”


 


要说他租的那套老房子破是破,魏无羡却很喜欢。


曾经他住在江家。江家虽为商业大家,却不似其他世家,总部都建在写字楼林立的金融区,气派非凡。江家的总部就建在江家老宅基地上,快百年没移过位置。公司出来就是老城热闹的大街小巷,卖零嘴的水果的五金的,小贩们吆喝着展示各种货物,就跟魏无羡楼下的这片街区一样,充满了人情味。


所以魏无羡很喜欢。


但既然和江澄说了,便不得不做个决定。魏无羡翻来覆去想了好几天,总归还是舍不得。
他在床上打了两个滚,叹了口气,将脸埋进枕头里。这天是周末,他早上没起,一直睡到了快中午。眼看时间已不早,魏无羡在枕头里闷了一阵,还是翻身下床。


一大早楼下就在呯呯砰砰响个不停,吵得他时梦时醒没睡好,心里很是郁闷。洗漱完后魏无羡顺手拿了个苹果,趿着双拖鞋下楼去看到底是怎么回事。一出门,正好看见一行人抬着几个纸箱搬进了他楼下的那一家住户。


他拦住一个上楼的邻居,问:“周妈,这是怎么回事,老王那家租给别人了?”


“可不是嘛!”那位周妈提着一大兜空心菜,神神秘秘道,“前几天刚谈下来的,像是急着要,今天正往里搬呢。”


 


魏无羡这栋老房子是以前那种老式家属单元楼,连电梯都没有,住家户相对固定。偶尔有人搬入,也是锅碗瓢盆床板彩电地拉来一大卡车,风风火火地往本就不大的房间里塞。


但这次不一样,搬来的东西都是整整齐齐用纸箱装好,打着封带,显得很是正经,很是古板,很是严肃,就连搬家公司,也是那种收费高昂一般人绝对不会请的专业公司。


这实在是很稀奇。魏无羡趴在楼梯栏杆上看热闹,正津津有味,却瞥到那些不停往里送的纸箱上都印着个图案。


这个图案他天天看,时时看,看了无数遍,实在是无比熟悉——


 


要命了!!竟然是蓝家家纹卷云纹!!!


 


—TBC—


流水账!【长出一口气

阿葳葳葳:

干脆一口气发了

p1是迟到的520和521

这里也再说一次感谢大家的生日祝福啦/////////

序昭:

【问灵十三载 等一不归人】
【含光君这样的,我就很喜欢】
【脸看不出,听心跳】
【我跟你走,快把我带回你家去】
【“赏个脸牵一牵呗”  “好”】
【“这个如何?”  “我的”】


微博搬运,甜一甜。